A-A+

【微小說】老犬

2020年09月25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微小說】老犬 遠山的牧場里,犬懶懶睡在草地。那耷拉著的腦袋,讓姿勢盡可能顯得舒適,高貴的頭顱上那一片被主人撫摸的很是光亮的毛發,猶如嶄新的王冠。身邊不時有調皮的羊兒與族群走散,埋著頭吃草總會忘了自己的處境吧,然而只是一聲凌厲的犬吠,傻了吧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微小說】老犬

遠山的牧場里,犬懶懶睡在草地。那耷拉著的腦袋,讓姿勢盡可能顯得舒適,高貴的頭顱上那一片被主人撫摸的很是光亮的毛發,猶如嶄新的王冠。身邊不時有調皮的羊兒與族群走散,埋著頭吃草總會忘了自己的處境吧,然而只是一聲凌厲的犬吠,傻了吧唧的羊兒便會小跑著回去。哦,它是羊群驕傲的管理者啊!

夏天的牧場風景秀美,更有微風徐徐,可眼前的風景對于日復一日的犬來說是這般的無趣,回想起自己出生四十天的時候便被主人帶到了牧場,在有限的生命里幾乎再沒見過什么同類。它一直與主人在這牧場,而主人總告訴它,外面的世界沒有多好,那些兔子總難免成為狼的食物,而到了冬天,大雪封山,許多的狼也會餓死。主人總會準時將一日三餐奉上,總會夸獎犬的勇武,偶有狼群路過,犬只需站直身軀吠鳴,主人便會挎上獵槍出來,狼群在不遠處低聲嘶鳴,像極了一個弱者不忿地爭辯。

每每如此,犬便會在心底里為自己喝彩,瞧啊,那些個蠢狼這個冬天又瘦了一圈,它們有什么資格敢覬覦這群傻羊,等到了年關,主人又會給我奉上美味的羊大骨,這可是只有我才配享用的美味。

狼群不甘心地離開,在凌動的風雪里消失于遠山深處,偶爾的幾聲嚎叫混雜在風聲之間,讓冬天的荒涼顯得格外真切。主人俯身摸一摸犬的頭,再轉身回屋,留下犬獨自欣賞這輕而易舉的勝利。久而久之,犬便以為自己是這牧場的王者,甚至是大山之中的王者,是無需出手便會令百獸臣服的驕傲的王啊!

也許是日子過得太久,又或許犬真的有些老了,就在一個冬天的夜晚,狼群偷偷潛入了牧場,拖走了幾只嗷嗷待哺的羊羔,然而犬絲毫沒有覺察,竟昏睡至清晨。主人拖著皮鞭抽打這只犬,還近乎咆哮地罵著,你這只該死的蠢狗,狼來了都不知道,我可憐的羊羔子沒了,你知道那值多少錢嗎?你果然只是個愚蠢的畜生!

此刻的犬絕望至極,它想要反抗卻沒有勇氣,就任由皮鞭在身上肆虐,鮮血染紅了往日鮮亮的皮毛,眼角一顆顆熱淚滾落,主人卻好像沒有聽到它的哀嚎、求饒、悲鳴,在一陣又一陣劇烈的疼痛中,犬終究還是昏死過去。

醒來已是深夜,主人早已睡去,饑餓開始在腹中作祟,饑腸轆轆的犬拖著疼痛的身軀,踱著步,向著熟悉的飯碗走去,然而再也沒有半個冰冷的饅頭。

這是一只絕望的老犬,不甘與憤懣在心底徘徊,犬還是離開了牧場,學著曾經鄙夷的狼的模樣,向著遠山深處跑去,耳邊是風聲嗚咽,是在控訴著命運的不公?還是那趾高氣昂的戲謔?老犬或許還會與狼群相遇,只是不知道這一次,還能不能不戰而屈人之兵?

暮年之犬,垂垂老矣,任憑風雪灑滿全身,當最后一片雪蓋上,老犬再也抬不起來腳步,在這潔白的棺槨之中,老犬已然死去,只是耳邊不知怎會響起那句,永遠奮斗,才能永遠年輕。

張蘇禾,本名張翔,男,漢族,1993年2月18日出生,甘肅漳縣人,文學愛好者,偶有詩歌、散文發表于市、縣各類微信公眾平臺。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