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短篇小說)| 開園瓜

2020年09月19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三晉女書】孔月香 (短篇小說)| 開園瓜 他是一村之長,村民們卻人前背后喊他老五子,沒有一點兒村長的味道。其實,這種看似不倫不類、離譜離轍的喊法,蘊含的是滿滿當當的敬重和親切。這地方多少年來流傳下來的習俗,總是在一個人的稱謂前面加上一個老字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三晉女書】孔月香(短篇小說)| 開園瓜

他是一村之長,村民們卻人前背后喊他老五子,沒有一點兒村長的味道。其實,這種看似不倫不類、離譜離轍的喊法,蘊含的是滿滿當當的敬重和親切。這地方多少年來流傳下來的習俗,總是在一個人的稱謂前面加上一個老字。這兒的老,不是說這個人年齡有多老、模樣有多老,而是指相互之間的親近程度是多么的老道,老到話沒出口感覺先到,話未進耳體會先有。哪怕是夾雜了難聽的罵言,也仍然是那種貼心貼肺的親近。村長被村里人老五子、老五子地喊,別人舒服,他自個更舒服。一個人活到這個份兒上,特別是一個連任四十余年村干部的人,還能被村民們如此親切地喊來喊去,真是榮幸之至啊!這聲喊千金難買,這聲喊千里難尋。因了這聲喊,老五子心情激動;因了這聲喊,老五子無法入眠。他發誓:一定要對得起這聲喊,不辜負這聲喊,為他的村民辦實事、辦好事。

可是,有時候老五子卻不大入流,有點古怪,說話辦事不繞道,不拐彎,特一根筋。他討厭現時的干部,確切地說,是討厭現時干部的做派,本來是人民的勤務員,卻動不動讓人民請客、送禮,甚至還敲詐、勒索。就好像,除了這些動作,就再沒有為民辦事的渠道似的。他們這個村子不大,事情不少,村民要批宅基地,得經土地局批;企業要出產品,得找質檢局驗;困難戶申請低保,需請民政局過關,哪怕是簽戶、下戶、生孩子,也都得經過有關部門辦理手續。家有家規,國有國法,辦就辦吧,可偏偏要繞彎兒。請客了,送禮了,一切好辦。否則,人家那個忙啊,簡直是天昏地暗,不見天日。老五子常常為他的村民們辦些瑣事,也常常為他的村民們打抱不平。有一次,在鄉政府的大會議室里,當著鄉里干部和各村書記、村長,他就和派出所所長發生了爭執。其實,也不算什么大事,他們村的一名小青年,因打架斗毆吃了虧,一氣之下告發了對方,后來兩家私了要撤訴,所長鐵面無私秉公辦案硬是不許,沒辦法,這家家長找來熟人,送了禮金,事情才不了了之。

老五子就是納悶,這是什么哲理?不送禮金,案子就鐵板釘釘,不能撤;送了禮金,案子便不是案子了,說撤就給撤了。見了所長,老五子再提此事,不是無意,是故意,也是借題發揮,讓所有的人民公仆們聽聽。他就不信這個邪,一樣是共產黨的天下,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會是兩樣。想想三十年前,從上至下的干部是多么地大公無私、多么地任勞任怨。肖武村的一對新婚夫婦,半夜里被竊賊偷盜,丟失一塊毛毯兩床被面,為了破獲此案,大隊干部,公社干部,甚至驚動了縣里的干部,他們廢寢忘食,連續作戰,誰收過一點禮,吃過一口飯,都說是份內的事,應該去做的事。可如今,請客送禮成了平常事,老五子一百個看不慣。

在鄉里,老五子是老干部,有著一定的威信,加上他的一根筋,逢事遇事,鄉里干部自然讓著三分,任他發發牢騷,他們只是搪塞、苦笑。那次也不例外,爭執幾句后,所長不再言語,其他干部也都避而不談此事,只講些不痛不癢的閑話。

如此講來,在某種場合,老五子的不入流反倒占有了一定的優勢。

每天,老五子都有早起的習慣,四十年如一日。他先是沿著村街大轉一圈,觀察全村的狀況。然后,他會走到村外瞭望,看那水渠田壟上的樹木,看那遠遠近近的水井和滴灌。如若是農作物的生長期,他還要深入到田間地頭,察看農作物什么時候需要施肥澆水,有沒有需要防治的病蟲害。有人勸老五子,說那樣太辛苦、太費神,派幾個人吧!老五子的回答是:村子相當于家庭,村長相當于家長,只有勞心了費神了,村子才能裝進心里,村民才能裝進心里。

他們這個村子規范得很,整齊得很,整個村街田字套田字,田字連田字,田字竄田字,田字偎田字。在全部的田字里,凸現著一個碩大的粗線條田字,這便是村里的主要大街,人稱橫大街,縱大街,前大街,后大街,中大街,中心大街和四位一體大街。這些大街,是老五子每天必走的街道。這天一大早,老五子走出家門,順著大街一路察看,早上七點多鐘,駐足于最時尚、最漂亮的四位一體大街。老五子喜歡這條大街,看重這條大街,每天走到街口,總要停下來觀看。那寬敞的街道,寬有寬的尺度,長有長的量度,中間花園別致,兩邊松樹幽雅,都比得上高速路的規模了;大街兩旁美麗的樓層,歐式風格,藝術設計,華麗的裝飾,濃烈的色彩,精美的造型融為一體,真是雍容華貴,器宇不凡。

從建設初期開始,這兒就是干部現場辦公,領導親臨指導,陪同緊追其后,記者一路相隨,攝像機、照相機交錯閃爍的地方。如今,建設趨于完善,村里的大人小孩兒也都追著趕著往這條街上來,或鍛煉身體,或路經此地。此時,晨練的人群剛剛散去,上班的人們就開始出發了,只見摩托車、三輪車、小汽車、電動自行車呼嘯而來,呼嘯而過,大街便給人以騰飛的感覺。其實是人在飛,人們飛過之處,花池閃爍著,松樹閃爍著,樓房閃爍著,閃著閃著,動感的美就成了激動人心的美,街道的繁鬧就盡在其中了。

一陣瓜香撲鼻,老五子不由地四處看看,隨著拖拉機的突突聲由遠而近,老五子看見,老成保騎著單車跟在拖拉機的后面。很明顯,滿車的香瓜是他們家的。

老成保是個殘疾,做不得重活兒,卻有一手點瓜的絕活兒,他點的香瓜,總是比別人家早結果,早開園,而且肉質細嫩,口感甜潤,瓜香四溢,余味無窮。前年,老成保初次點瓜,數量不多,香味兒卻覆蓋了十里八村。鄰村的一名老太,開園瓜還沒上市,就早早地嗅到了瓜香。她對兒子說,買幾個吧!老太已經連續幾年不吃香瓜了。兒子聽了,非常高興,即刻買回幾斤。老太卻說,買錯了,不是這種。然后,兒子又去買,然而還是錯了。連續買了幾次,都沒買到老太的心坎上。老太一急,說我自個找去。兒子沒辦法,就隨在老太身后護駕。老太已年邁,早就不走遠程路了。兒子借了輛三輪車,讓老太端端地坐上去做指揮,車子拐來拐去,走走停停,走了大半天功夫,找到了老成保的瓜地。看著滿園的香瓜,嗅著撲鼻的香味兒,老太小孩兒似地拍著一雙老手說,就是這啦,就是這啦。此事太感染人了,把個老成保激動得眼淚差點兒掉出來。

香瓜點得好,不等于價錢賣得好。這年頭,什么都漲價,唯獨老農民地里長出來的東西不漲價。老成保點得香瓜都說好、都說香,可就是賣不了好價錢,加上老成保家沒有其他收入,人口又多,經濟總也搞不上去。四位一體報名那會兒,因為湊不夠戶數,才把老成保家動員起來。可是,經濟制約了發展,幾年間,老成保家和別人家的差距越拉越大。看看吧,別人家搞再次建設,他們家也搞,別人家砂子、石子堆在門口是剩下的,是工程結束了。而他們家砂子、石子堆在門口卻是停工了,斷料了,不能施工了。

所謂四位一體,就是集養殖、種植、沼氣、住宅為一體的新式住宅區,每戶占地1000平方米,其中有500平方米可種植的土地。這些土地,正是人們搞再次建設的基地。也是有人別出心裁,在這片土地上率先建起了廠房,或租,或轉租,收入是很可觀的。這才帶動了其他人,一時間都學著建房子。可是,他們哪里知道,如今土地吃緊得很,上邊動不動就查,哪怕是一點點的風吹草動,也會被人發現。那些土地是要他們去種蔬菜、種莊稼的。用于建房子,就是違法,就會惹來麻煩。說實在的,老五子不反對村民在那片土地上建房子,他的村民太需要增加收入了,比如老成保家,更是迫在眉睫

拖拉機就要進村了,跟在后面的老成保也看見老五子了,他遠遠地揮動著手臂,算是打招呼。老五子也揮揮手,回應著老成保。打過招呼,老五子想回家了,可看見老成保使勁地招手,像是有什么非說不可的話。

老成保走近了,大聲說:老五子,吃瓜,吃瓜啊!

老五子明白了,這就是老成保留住他的意思,遂擺擺手,示意說快回去吧,不吃不吃。

老成保明知老五子的意思,可還是趕上拖拉機,伸出手取瓜。

老五子看出來了,忙轉身,急急忙忙原路返回,邊揮手邊大聲說:老成保,好瓜,開園瓜,賣個好價錢啊

老五子個高且瘦,走起路來越發地輕松快捷,老成保哪追得上?

這個老成保,有力氣,又肯做,前幾年在建筑工地當小工,所賺的工錢總是比別人高,所干的活兒自然也比別人多,可以說是哪里需要到哪里。有一次,在建樓的架子上,不慎一腳踏空,從四樓一下子掉到二樓,要不是二樓那塊架板長,定會一摔到底。也是他運氣不佳,按理,架板把他接住了是好事,可偏偏就是這一接,把他害苦了。他的左腳被架上的一個斜杠夾住,夾成了粉碎性骨折,緊要的是,踝骨壞了。老成保在家休養了兩年,最終落下個殘疾,走路一瘸一拐的,極為不易。

老成保有兩個兒子,大的不念書了,住在看守所里。這也是老成保的一塊心病,本來,這孩子聰明伶俐,好學上進,只因升入高中時,少考了二分,便與本市最好的高中失之交臂。也怨老成保,為了省那兩萬塊錢,把兒子送進了免學費的學校。俗話說:伴好人出好人。這孩子伴了些不安分的淘氣包,一不小心混進去了,他們跳墻上網,又趕上網吧失火,就此住進了看守所。老成保的小兒子就要升入高中,吸取大兒子的教訓,老成保橫下一條心,一定要把小兒子送往最好的高中,沖的就是那個環境,那個學習氛圍。

老成保摔傷的頭兩年里,老婆外出賺錢,父母也能幫著做事。可后來就不行了,父母不僅不能做事,而且還要人伺候。經濟每況日下,生活只靠幾畝土地。一個家庭里怎能斷了收入?村里決定,劃給他家二畝流動地,要他種些經濟作物,貼補家用。

老成保的跛腳,走路不方便 ,騎車反倒沒問題,他整天騎著自行車,車上不是鋤頭就是鐵鍬。他先是學著種菜,后來就迷上了點瓜,冬天里也在琢磨。香瓜的品種很多,有金蜜、金海、金輝、金鳳凰,也有黃皮、狀元、昭君、長香玉。附近的瓜農都選長香玉,老成保也選,所不同的是,老成保種出來的長香玉總是比其他長香玉好吃。別人不知道奧妙所在,其實,這正是老成保日夜琢磨的結果。從點瓜到侍瓜,只要精心培育就是了,關鍵是坐瓜以后。老輩人講,見瓜一月吃,可見坐瓜以后是多么的關鍵,老成保的用心也全在這坐瓜以后了。

眾所周知,香瓜的表層附有淺淺的網紋,粗心的人是看不出來的,老成保不僅看到了香瓜在一日日長大,他還看到了網紋的出現和變化。起初,網紋時隱時現,時清時濁,后來就逐漸地分布均勻了,老成保專門劃出兩畦搞試驗。試驗結果是:坐瓜時,澆一次水,網紋形成初期一定要控制澆水,等全果現網時,才可痛痛快快地澆水,而且要澆足水,澆透水,這樣才能保證香瓜個兒大、肉厚、香味濃郁。否則,香瓜就跟水做的一樣,淡而無味。

老成保不是一個保守的人,他把自己得出的經驗告給別的瓜農,可他們就是學不會,不是看不見網紋,就是看不見網紋的變化,反倒是大棚瓜、掉蔓瓜的年年折騰。老成保不那么做,他就種露地地膜覆蓋,就看網紋,長出來的香瓜就是不一樣。

節選自《月香小說》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