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說】王衛權/燒錢

2020年08月28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小說】王衛權/燒錢 王衛權 老宋兩個兒子,自小不愛念書,初中未畢業就出去打工。不出幾年,兩兒子手里有了不少積蓄,但從不告訴老宋,且時常叨叨出門諸多艱難,沒學啥手藝,沒有啥本事,靠死力氣掙不了幾個錢,只能糊個口。 知道兒子出門難,掙錢難,花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說】王衛權/燒錢

王衛權

老宋兩個兒子,自小不愛念書,初中未畢業就出去打工。不出幾年,兩兒子手里有了不少積蓄,但從不告訴老宋,且時常叨叨出門諸多艱難,沒學啥手藝,沒有啥本事,靠死力氣掙不了幾個錢,只能糊個口。

知道兒子出門難,掙錢難,花銷大,靠不住。老宋兩口在十畝承包地連續種烤煙。一年又一年,修畦搭棚,育苗摳苗,高溫放風,平畦覆膜,大田移栽,松土鋤草,打杈掐花,噴藥防蟲,采摘烘烤,上下架裝煙出煙,分級扎把,不分晝夜。一片煙葉,最少過手八遍。交售煙葉,時好時壞,除去投資,收入甚微。為了兩兒子,老宋兩口省吃儉用,分別為其蓋了新房,娶了媳婦。得了四個孫子孫女,老婆累得罹患肺癌不幸喪命。剩老宋一人刷鍋撩灶,既當爹又當媽。孫子哄大,兒子兒媳開始看著老宋累贅,從此進出門沒了好成色。

老宋才六十多歲,不愿看兒子兒媳臉色,又搬回自己地坑窯洞里住。從此過起了出門一把鎖,進門一只碗一雙筷子的日子。

閑不住的老宋跟村里一幫壯年人打零工。農村勞力少,活多得干不完。收割打碾、種藥挖藥、蓋房背水泥、抱磚塊等。老宋干活邁力,人實誠,不惜力氣,一天收入都在百元以上。過了七十三,老宋突然感到力衰氣怯,干不動了,漸漸的也沒有人愿意叫他了。

從此老宋郁郁寡歡,心里像壓著一塊石頭。后來一場重感冒,老宋差點命歸西天。病情稍微好轉,老宋思忖再三,還是去尋兒子。他想給兒子兒媳說一句話,愿不愿意養他,我不白吃你們的。

快過春節了,老宋一步三歇,從地窯上了塬,有些喘不過氣。老宋先到大兒子家里,剛立在門口,還沒開口。大兒媳眼睛一瞪:瞅什么瞅,本來我想給你過個年,管幾天飯,但我就不想給你吃。你心偏得了得,給歲娃蓋的是鋼筋水泥平房,你看你!給我蓋的啥房子?磚木結構立房,把人能寒磣死。你哈有臉到我家來。呸!往遠里滾,能滾多遠滾多遠。甭叫我看見你,一看你我就心口疼。

大兒子附合著老婆說:爸,我看你真的偏心,愛弟弟。要不你干脆去弟弟家里過年吧。我想要你,但媳婦當家,我擰不過人家,沒辦法!

老宋哆嗦著出了大兒子家門,蹣跚著來到碎兒子家里。

碎兒媳一見,雖然不是很生氣,但話里有話:爸,你走錯門了吧?當時分家說得清,我媽我養老送終,你分給我哥照管。要過年了,你應該去大哥家里過年啊?

我給你蓋平房,出錢多,蓋的質量比你哥好。我專門給我留了一間住。老宋有些哭腔了。

爸,你再甭胡說了。你明明分給我哥養活,我再養活你,我哥有意見了咋辦?再說我爸蓋的平房我住,你爸給你留的窯洞你住,天經地義,合理合情,這有啥說的嘛!

鼻子壓住了嘴巴。老宋見碎兒子這么說,說不出口了。

幾天后,兩兒子不見老宋面,心里納了悶。于是相約去地窯里看老宋。推開窯門一看,兩人頓時驚呆了:地上全是燒毀的人民幣殘片,足有兩公分厚。老宋躺在地上,身上壓著大土塊,旁邊放著一把鐵锨。顯然是老宋燒毀后半生所有積蓄,用鐵锨鏟下一大土塊,壓死了自己。

錢,錢,咱爸有這么多錢,全燒毀了,可惜呀!老大撿起一沓殘幣扔掉,又撿起一沓。

爸,你咋糊涂了呀?哥哥不養你,還有我呀!碎兒子哭出聲來。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