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說】虛白/老李的財路

2020年08月27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說】虛白/老李的財路 壹 假如風調雨順,那么老李每個月都要賣大豬。如果行情看好,豬價又高,豬容易出售。老李會愉快的唱著《一剪梅》,背著雙手查看他的臣民們。要是行情差,又遇上某種烈性疾病,老李便焦急的給豬販子打電話:弟,幫幫忙,拉走吧!這時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說】虛白/老李的財路

假如風調雨順,那么老李每個月都要賣大豬。如果行情看好,豬價又高,豬容易出售。老李會愉快的唱著《一剪梅》,背著雙手查看他的臣民們。要是行情差,又遇上某種烈性疾病,老李便焦急的給豬販子打電話:弟,幫幫忙,拉走吧!這時候豬販子至少要放老李二三次鴿子,并將價格一壓再壓。最后還要在他受傷的心上灑下一把鹽留幾頭或體重稍輕的,或瘦弱的豬。

有時乖巧的小豬販子把信息賣給架十足的大豬販,層層盤剝,像蚊蟲一樣吸吮豬身上的血和汗。

豬販子們常常是凌晨三、四點來拉豬,不知是為了適應屠宰場的工作時間,還是為了減少路途損耗,總之,這時的豬是空腹的。

賣豬的時候,倘若在月明星稀的秋夏之夜,溫度適宜,除疲困之外,沒有別的什么傷害。

要是在初春或隆冬的寒夜,呼出來的氣體,飄在空氣中如農舍清晨的炊煙。徹骨的寒冷伴隨著整個賣豬的過程。

有次一只蠻橫的大肥豬不肯進磅籠,撞翻趕豬者手中的擋豬板,重重地砸在老李凍僵的腳趾上,那個疼的滋味,至今還清晰地留在腦海里。

天大開四亮起來,那輛裝著用自己心血養大的寶寶們的拉豬車,在晨曦中緩緩地開走了。

年過半百的老李,眼小鼻子大,一副滄桑感。他將早年那點獸醫技術又重新拾了起來,加上近年在年出欄,兩萬頭的豬場打工,基本上掌握了一套規模養殖技術。

春天,嬌黃的油菜花引來了無數狂蜂浪蝶;風箏鳥兒般在空中飛翔;麥苗在春風吹拂中,比賽似的生長。

而老李卻忙地不亦樂乎,給小豬割蛋,打防疫,做保健,小豬兒童似的叫聲,刺激著老李的耳膜。

給大腹便便的母豬接產,當那肉乎乎的寶貝,快要光臨這喧囂的人世間的時候,它的媽媽將一條粘滿污血尿液的,如同婦人又粗又黑的長辮子似的尾巴,興奮地甩動起來。這些珠玉般的粘液,象春雨般灑在老李的臉上,頭上,身上。平時,喜歡詠詩詞的老李,此時無論如何也誦不出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的浪漫詩句。

滿月斷奶,母、子紛紛下產床, 小豬轉到保育欄上,保育欄長大的寶寶要轉到育肥舍去。

此外,還要幫公、母豬談戀愛、交配創造適宜的環境,以便大量繁殖后代。這回老李真是英雄大有用武之地了。這句話假若用京劇武生唱出來,則別有一番情調了。

阿壩州黃龍山上面的天空,是那樣的湛藍,云是那樣的哈達似的潔白,階梯似的山谷,流淌著深綠色的水。2011年的春天,老李曾與友人暢游此勝地,并偶得二句:高峰銜云凝霜雪,梯池染色貓兒綠。而這年正是養豬人的歡悅之年、豐收之年。

從富有傳說的端午節起,那生豬價格就像長了五彩羽毛的鳥兒,一路高飛,從每市斤八元,一直飛到令人咋舌的十元。

無論怎樣地洗漱,無論怎樣地西裝革履,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有一身揮之不去的,刺鼻氣味的養豬人,今年要揚眉吐氣,放聲高歌了。

那年,老李豬場特別順當,少病多仔,就像菜農割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賣了一批又一批。

全場座無虛席,各個圈舍滿滿當當。育肥豬更是見風長,到期(六個月一百二十公斤)出欄,八十多頭,交易額就高達二十多萬。

老李這一年就還清了所有的外債。

老李全家的汗水,澆灌開了田野里質樸、敦厚、善良的苦菜花。

養豬宛如在峽谷上空走鋼絲繩,是高風險職業,比如:數十種疾病 (大部分是傳染病)像鬼魂一樣,始終糾纏著這些活生生的生命,它們大部分都是泊來病。

藍耳病,可使大腹便便的的母豬流產、死胎;使斷奶后活潑可愛的的仔豬,哮喘、死亡。

傳染性胃腸炎,可使玉雕般的乳豬,死亡率高達百分之百。

心肌炎型口蹄疫,可使將要出售的大肥豬暴斃。

在不幸的2018年和2019年,中國擁有最基本常識的官員們,從俄羅斯疫區進口豬肉,導致我國生豬慘遭滅頂之災,環保擴大化的傷害,則僅次于這場 非洲豬瘟的肆虐。

所以2020年懵懂的國人吃上,每市斤三十八元的豬肉并不奇怪。

由于養豬是個自生自滅的自由行業,有時產能過剩,則狗屎不如,有時奇缺,則影響民生民計。所以養豬人,年前還是昂首挺胸的闊者,年后卻是貧窮潦倒 的乞丐。

廣告

兒童電話手表智能GPS定位雙向通話SOS遠程監聽防走丟智能手表

99貓

39.80

自學成才的老李,原本可以在縣政府某局委坐辦公室。那種日子是:要么品茶看報,然后海聊過往酒場盛況;要么陪著領導下基層,脅肩諂笑,吃個二皮。

而如今 卻要干這,平時不常干 的體力活,總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真是賴哈蟆支桌腿硬撐了。

一日他和兒子將一包百多斤的飼料,往一米多高的豬圈墻上抬,往往在快到達時,急用右膝加力上頂,豈料此次用力過猛,沒有頂到柔軟的飼料袋上,卻頂到了堅硬冰涼的圈墻上,疼得老李直裂嘴。

爸,你腿抽筋嗎?

看著老李變形的臉,兒子一邊往墻內自由采食槽倒飼料,一邊問道。

是的,老子腿抽筋了。老李語氣似乎不大親切。

有天,老李上街理發,一直在打盹,理發師多次提醒無效,只好讓他掛著白色圍裙,涼著陰陽頭,低著腦袋,屈著身子,在橢圓型的椅子上,呼天打地,睡了一會,理發師才將革命進行到底。

老李像個民國時期,穿長衫的教書先生,連連拱手道:對不起,對不起。

如今貪婪的商人假借環保之名,假借他人之手,極不公平地關閉了這個充滿生機的豬場,斷了老李的生路。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