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說】黨永高/擺地攤

2020年08月27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說】黨永高/擺地攤 黨永高 夜已深,李老頭沒有一點兒睡意,兩眼盯著天花板發呆。老伴兒還在忙著歸整那些水果,新鮮的放一筐、不新鮮的放一筐,變質的也舍不得扔,把壞的地方用刀子削掉,老兩口照吃不誤。 老婆子,你說今天咱們看的那個鋪面,租金貴嗎?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說】黨永高/擺地攤

黨永高

夜已深,李老頭沒有一點兒睡意,兩眼盯著天花板發呆。老伴兒還在忙著歸整那些水果,新鮮的放一筐、不新鮮的放一筐,變質的也舍不得扔,把壞的地方用刀子削掉,老兩口照吃不誤。

老婆子,你說今天咱們看的那個鋪面,租金貴嗎?

肯定貴了,一年要兩萬多呢,我們就賣點兒水果,能掙那么多嗎?

我看那個地段還行,貴也租吧,我實在不忍心你跟著我到處擺地攤了,今天差點兒又被城管逮著了。

是呀,想不到你老頭子腿腳還那么利索,真對得起李毛腿這個稱號。

不行啦,老啦,跑不動了。今天小武那小子就沒有誠心追咱們,不然,咱們哪能逃得了?

嗯,小武這娃娃厚道,心地善良,同情咱們窮人。不像那個王隊長,就好像大街是他們家的一樣。

話不能這么說,他們也不容易,國家有規定,上面有領導,工作做不好,他們沒法交差。咱這么多年還沒有碰到像網上傳的那樣動手打人、砸攤子的城管。

收拾好水果后,老伴兒上床躺在了老李頭身邊,老兩口重復著已經討論了N遍的話題。

十年前,李老頭兩口子為照顧在城里上學的孩子,舉家搬遷到了城里。初進城那會兒,老兩口兩眼墨黑,一沒技術、二沒本錢、三沒門路,為生計問題他們著實犯了惆悵。好在有一個遠房親戚已進城多年,靠擺地攤賣日用品在城里站住了腳。見李老頭確實不易,再加上又是親戚,就把地攤生意經傳授給了李老頭。李老頭照貓畫虎,在親戚的地攤旁邊擺起了水果攤。

寒來暑往,李老頭老兩口不僅承受著起早貪黑、風吹雨打的磨難,還長年與城管玩著令他們心驚膽戰的貓鼠游戲。十年來,李老頭的水果攤不知換了多少處地方,不知被城管追著跑了多少個百米沖刺,不知被沒收了多少次電子秤和水果。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李老頭看著躺在身邊似睡非睡的老伴兒,一陣酸楚涌上心頭。她才五十剛出頭,就白了滿頭黑發,皺紋縱橫交錯地分布在黝黑的臉上,雙手更是如久旱開裂的土地般粗糙。

清早,李老頭沒有像往常一樣去農貿市場進貨,他在經常擺攤的那一帶轉來轉去,打算找個便宜一點兒的鋪面租下來賣水果、蔬菜,就當花錢買個自在、舒坦,省得天天躲躲藏藏、偷偷摸摸了。

李大爺,您不出攤轉悠啥呢?城管王隊長的聲音。

別介王隊長,我不能再給你們添麻煩了,我打算租個小房子做生意。李老頭還真有點兒怵王隊長,兩腿不聽使喚地想要起飛。

您這是哪里話,以前有規定,我們有難處,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放在心上。現在好了,國家鼓勵發展地攤經濟,咱們市里積極響應,我們已經接到通知,這一塊兒為城區示范點兒,你們可以放心地擺攤兒了。一向嚴厲的王隊長,今天竟然好像返回娘胎里重新生了一樣,說話聲音溫柔動聽,臉上堆滿善意的笑容。

什么?我可以明目張膽地擺攤兒了?我沒有聽錯吧?王隊長一番話驚得李老頭目瞪口呆。

是的!您沒有聽錯,從現在起,您可以安安心心地在這里擺攤兒了!王隊長的聲音提高了八分貝,語氣中夾雜著喜悅與興奮。

要是這樣就太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呀?您倒是痛痛快快地說呀。

占地費、管理費會不會太高?李老頭小心翼翼地問。

哪有什么占地費、管理費。什么費用也不收,您只管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地做生意就行。王隊長笑瞇瞇地拍了拍李老頭的肩膀,李老頭竟下意識地向后退了一步。

李老頭興奮地雙腿直打哆嗦,顫顫巍巍地朝家的方向跑去,活像一只剛剛松了腿綁的螃蟹,引得王隊長一群人哈哈大笑。

李老頭老兩口高興地去農貿市場進貨,他們挑最好的水果,而且一下子進以往兩倍的量。憑經驗,如果不用躲城管,大大方方地擺攤,他們一天可以多營業五、六個小時,成交量至少可以翻一翻。

步行街一帶允許擺地攤的消息不脛而走,之前擺無定所的地攤族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大家都想占個好位置,有模有樣地、理直氣壯地當回生意人。還不到上午九點,一整條街就被攤販們全部占領,賣服裝的、賣百貨的、賣玩具的、賣手機配件的、賣小吃的,也有同李老頭一樣賣水果的。李老頭由于進貨耽擱了時間,他們推著裝滿水果的三輪車從南頭一直走到了北頭,也沒有找到一塊兒合適的空地。

你們死哪兒去了,不知道今天政府允許擺地攤兒了嗎?也不懂早點兒出來占地方!正當李老頭進退兩難之時,親戚打來電話,劈頭蓋臉就是一通臭罵。

我今天早上才得到消息,去市場進貨遲了,誰知道一下子能跑出來這么多人。李老頭心情沮喪到了極點。

讓你們不看新聞,進城十多年了,還是個不關心時事的老農民,我看你那一車水果咋處理。聽得出來,親戚這是恨鐵不成鋼。

是呀,這一車水果如果今天賣不掉,明天就不新鮮了,現在人很挑剔,一旦不新鮮就面臨無人問津地下場,他老李頭就虧大發了。

一夜無眠,第二天凌晨四點,李老頭老兩口就推著三輪車出門了,他們心想一定要占個好位置。可到步行街一看,還是讓他們大失所望,南北入口的黃金位置已經全部被人占據。看樣子,這些人晚上根本就沒有收攤,露天在大街上睡了一夜,鋪在地上的被褥可以證明。李老頭只好惺惺地選擇了一塊兒相對比較好的地方,把水果攤支了起來。

早上六點多鐘,一對年輕的男女推著一輛小吃車來到李老頭的水果攤前。男人用勁推醒了正在睡覺的李老頭,什么話也不說,布滿紅血絲的雙眼惡狠狠地瞪著他。

我說我回家去取貨吧,你就呆在這兒看著,你非不依,你看地方被人占了吧。女人埋怨男人。

這塊地是我昨天占下的,你挪開!男人沒有理會女人,蠻橫地對李老頭吼道。

這是大街,怎么就成你的了,誰先占住就是誰的!想起這兩天來受的憋屈,一向老實巴交的李老頭口氣也硬了起來。

不挪也可以,你得給我五百塊錢場地轉讓費!

你憑哪條法律向我要轉讓費啊,這是公共資源,又不是你們家的!

雙方你一言我一語地吵開了,越吵越激動,男人掄起小吃車上的勺子砍向李老頭,李老頭應聲倒地,鮮血直流。

接到群眾報警的警察趕來現場,把男人和女人帶回派出所調查,李老頭被老伴兒送到醫院,一場爭地紛爭暫時平息。

李老頭事件引起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市長親自帶隊視察步行街地攤經濟。他們除了看到繁榮的景象外,也看到了令人擔憂的一面。形形色色的攤位擺放得雜亂無章,幾乎每個攤位面前都要擺放一只小喇叭,不斷重復播放著錄好的商品宣傳廣告,成了擾民噪音;同行業惡性競爭,攤販們都怕落在別人后面,你往前挪一步,我就跟著往前挪兩步,把街道足足占去了一大半,往來行人極不方便;一些小吃攤油煙升騰,四周遍地污水、油膩,蒼蠅嗡嗡地在周圍覓食、產卵。交通秩序、環境衛生、食品安全問題等亟待解決。

市委、市政府就如何更快更好地發展地攤經濟召開常委會,常委們一致認為應出臺《地攤經濟管理條例》,對地攤經濟進行規范化管理,同時派出分管副市長、商務局長、市場監督管理局長等相關領導,到南京、成都等地考察學習,求取良性發展地攤經濟的真經。

一個月后,步行街兩旁規劃出上百個二至五平米不等的長方形空格,分為百貨區、餐飲區、副食區等多個品類,攤販們按規定到市場監督管理局辦理登記、備案手續,每季抓鬮決定攤位序號,攤位前環境衛生實行三包責任制等。

李老頭的傷并無大礙,沒幾天就出院重新擺攤了。打人的小伙子自知理虧,主動向他道歉并賠償了全部醫藥費。大伙兒其樂融融地在步行街上擺著地攤,互相照應、相互扶持,李老頭唱著家鄉小調歌頌黨和政府的利好政策,一幅充滿人間煙火的和諧畫卷在步行街自由舒展。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