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說】黃元太/喊山

2020年08月27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小說】黃元太/喊山 因為收購山貨,我常常奔波于大山之間。 眼看天色將晚,我繼續前行,期望能夠找到一個住的地方。幾戶人家零零散散地分布著,清一色的土墻泥瓦。 終于,我找到一家旅店,院子沒有圍欄,除了樹,就是風。店主是一個60多歲的大爺,姓段。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說】黃元太/喊山

因為收購山貨,我常常奔波于大山之間。

眼看天色將晚,我繼續前行,期望能夠找到一個住的地方。幾戶人家零零散散地分布著,清一色的土墻泥瓦。

終于,我找到一家旅店,院子沒有圍欄,除了樹,就是風。店主是一個60多歲的大爺,姓段。他說,村子里剩下的都是單身老人,老骨頭了,年輕人都出去闖江湖,而孩子們都在山下上學。

晚飯是在老段家吃的。手機也沒有信號,我就走出院子四處看。這里有枯藤老樹,有小橋流水,裊裊升起的炊煙讓小山村活躍起來,不遠處一位大爺佝僂著腰身,拿著鈴鐺,呼喚著晚歸的小羊。

他看到我,咧嘴一笑,露出干涸的牙床,算是打了招呼。又有一個老人扛著一根木頭,看到我時,向路邊趔趔,怯怯地低頭走過。

整個夜晚,我看到四五位老人,他們行動遲緩,表情木訥。我知道,在這個偏僻的村子里,冒出一個外鄉人,對他們來說確實有點唐突。

跑了一天路,我很快就進入夢鄉。半夜,我隱隱約約聽見一陣喊聲,剛開始,聲音有些低沉,后來高亢起來,間或有些嗚咽,最開始是一個人,緊接著是兩個、三個。喊聲漸漸有了力量,略顯悲壯,由模糊變為清醒,我覺得,這不是夢,而應是真實的存在。

我翻了個身,悲壯感襲滿全身。那喊聲忽然由高變低,時而單一,時而混合,他們在這空寂的山里喊什么?春,夏,秋,冬,莫非是他們孩子的名字?

這三更半夜的,難道有鬼不成?看看手機,已是四點多鐘,我伸手拉燈,卻停電了。雖然老段提示過我,夜里可能停電,但在這個時刻,我無論如何也不能進入夢鄉。

我借著手機的亮光,找到床頭的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茶,索性坐起來。這喊聲還在我耳邊縈繞。我透過窗子,看到一輪明月浮在西山上的云層里,若隱若現的樣子。我堅信喊聲是從那里發出來的,它們通過風、越過山巒,貼著樹梢和草尖,傳入我的耳膜,鉆進腦海。星星也好像悲傷的樣子,在隱約可見的風洞中,忽然涌出渾濁的淚水。

我愕然,在似睡非睡中挨到天明。

第二天,我問老段,可曾聽到昨夜山上的喊聲?

他堅定地搖頭。我半信半疑地離開去別的人家。這家有半斤多木靈芝,我過了稱,付完錢,順便問老人,昨夜,是否聽到山上有喊聲,他指了指耳朵,擺擺手,我疑惑地離開。

我又到第二戶人家,收了一點野木耳,照例稱重、算賬、付錢,然后問老人,昨夜,是否聽到山上有喊聲?他一臉懵圈,好像沒聽懂我說的話。

我又去了第三戶、第四戶,。他們的答案一致,或搖頭,或木訥,很忌諱的樣子。

為了弄清真相,我白天看好路徑,晚上又住那家旅店。夜半的時候,果然喊聲又起,我披上外套,悄悄地出門,踩著月光,裹著山風,順著喊聲的方向一路追去。果然,在旅店西邊的一個山腰發現了火把,約有四五個老人,他們站在一塊巨石上,對著山外的方向喊,春,夏,秋,冬。借著火把,我看到他們有的兩手叉腰腆著肚子,有的雙手放在嘴邊做喇叭狀,但無論怎樣都目視前方,把頭高高地揚起,好像有什么東西牽引著一樣。那回音也時而低沉,時而哀婉,在空寂的山溝回蕩。

喊著,喊著,有的哭泣,有的哽咽,然后再喊,再哭泣,再哽咽。約莫半個小時,老人們相互攙扶著走下巨石,看樣子是該回家了

我回到旅店,再也無法入睡,腦海里不時出現在巨石上看到的的震撼畫面。好不容易挨到天明,我向老段告辭時,再一次確認老人們喊山的事,他沉默半天才說,這都喊好多年了。只要想孩子們的時候,就到山上吼兩聲,起初,是一個人,后來,就變成幾個人。他們相信,大山再高也擋不住他們的思念,而且大山有靈性,親人是有心靈感應的,會把這種心靈感應傳到千里之外,然后,孩子們就會打電話回來了。

我問,應驗了嗎?老段搖搖頭,若有所思地說,喊山這事啊,千萬別當真,也別說出去,就當是一場夢吧。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