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說】唐波清/打漁匠翠姑

2020年08月26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小說】唐波清/打漁匠翠姑 一片湖,一葉小木船,一個苦命的女人。 奶奶不像一個耄耋之年的老人,而好似一個才華橫溢的詩人。奶奶有事沒事的時候,總喜歡盯著家門口的那片湖,望湖興嘆。一片湖,一葉小木船,一個苦命的女人。這是奶奶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說】唐波清/打漁匠翠姑

一片湖,一葉小木船,一個苦命的女人。

奶奶不像一個耄耋之年的老人,而好似一個才華橫溢的詩人。奶奶有事沒事的時候,總喜歡盯著家門口的那片湖,望湖興嘆。一片湖,一葉小木船,一個苦命的女人。這是奶奶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閑聊時,我好奇地問奶奶,您咋總愛說那句沒頭沒腦的話?

奶奶慈愛地看著我說,那奶奶就給你講一個故事

幾十年以前,這湖東頭住著一戶人家,以打魚為生。這戶漁民家里有個女兒叫翠姑,從小就跟著父親打魚,常年漂泊在這片湖面上。翠姑自幼就與水有緣,她五歲時跟著父親坐船到湖上玩耍,父親站在船頭撒了兩手網,一扭臉,翠姑就不見了。頓時,父親便嚇出一身冷汗。湖水又深又急,船上沒人,翠姑肯定是掉進了水里。父親心慌意亂,一邊叫喚翠姑,一邊四處搜尋。過了幾分鐘,翠姑的小腦袋從船身旁邊冒了出來。虛驚一場,五歲的翠姑水性好著呢。翠姑輕松地爬上船,還高興地擺著小手沖著父親嬉笑。父親驚奇得很,這娃兒啥時候學會了玩水的本領。對于翠姑的有驚無險,有人說是龍王爺顯靈救助,有人說是翠姑福大命大。

從此,翠姑就跟著父親天天在湖上學打魚。不知道為啥,湘西北的人們習慣對在湖上打漁的人稱之為打漁匠。年復一年,翠姑打魚的十八般手藝,日漸精湛。無論是移網套魚、沾網圍魚,還是撒網罩魚、攔網截魚,大有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之勢。久而久之,自然而然,翠姑也就成了當地有名的唯一的女打漁匠。

那年鬧饑荒。一個年輕小伙子沿途要飯,餓得昏倒在翠姑打魚的湖邊,奄奄一息,翠姑和父親救了他的命。父親是個菩薩心腸的大好人,留下了這個走投無路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叫春生,估計是春天出生的吧。

從此,春生就跟著翠姑天天在湖上學打魚。翠姑變成了師父,春生就成了徒弟,父親逐漸就很少上船了。父親叼著老葉子煙槍,悠閑地坐在湖岸上,幸福地望著狹長的湖面,幸福地望著小木船上的兩個娃兒。

這兩個娃兒在小木船上有說有笑。翠姑說,春生,這打魚的營生有很多種類。譬如,單人打魚就要用腰子盆,這是個橢圓形的木盆,形似梭子,上口徑大于下口徑,從側面看上去,那盆的弧型就像個豬腰子。這種盆空間小,只能坐一個人,用兩個洗衣的棒槌就能輕松地劃來劃去。譬如雙人打魚就要用小木船,雖然船不大,兩只木槳很長,但一般人還劃不穩當,弄不好就會人仰船翻。

春生聽得很認真,春生感覺很新奇,春生很愿意和翠姑待在一起。

俺對你說話呢,你聽見沒?翠姑對著發愣的春生說。

春生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木訥地點點頭,嗯,俺聽著呢。

翠姑說,春生,俺現在就教你撒網罩魚。翠姑手把手地教春生。翠姑說,春生,你要用左手握住漁網蹶子,就是大概在三分之一的網口邊,你的右手要將網蹶子掛在大拇指上,再緊緊握住剩下的網裙。翠姑說,春生,你的兩只手要保持一個可以晃動的間距,漁網要從你的左邊往右旋轉,再用右手將網裙整個撒出,順勢送出左手的網口,右拇指帶住網蹶子,你要用盡全身力氣地把網裙撒成一個圓盤。翠姑說,春生,你要記住,撒網,出手要猛要穩,落網,要干凈利落。

春生學打魚,有悟性。翠姑一教就會。興許是兩個人心有靈犀。

俗話說,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對于漁民來說,還真是這個樣子。在湖里打幾天魚之后,必須要曬兩天網,一個是網裙不容易腐爛,二個是及時修補漏洞。補網,對于翠姑來說,她可是一把好手。在岸上補網的時候,春生也是翠姑的好幫手。日久生情,兩個人誰也離不開誰。父親看在眼里,喜上心頭。春生留下來的第三年的開春,他和翠姑手牽手,喜結良緣。

結婚那年的夏天。

春生和翠姑打魚的收成特別旺,鯉魚、草魚、黑魚啥的,一天下來,最少幾十斤。離湖邊不遠的集鎮里有早市,每到雙頭日子就逢集,每到逢集的早上,春生和翠姑就會用木板車推著兩只大木盆,兜售各種各樣的魚。魚和魚不同,一種魚一種價錢。那時候鯉魚最貴。鯉魚,俗稱鯉拐子、紅魚。它也是當地人操辦紅白喜事時必需的魚。當然也有價錢低的雜色魚,譬如鯰魚、鰱魚、鯽魚等,當時兩毛錢就可以買一大堆。

春生和翠姑的小日子過得紅紅火火,有滋有味。可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就在那個曬得死牛的夏天,湖里有一群娃兒玩水,幾個娃兒打水仗,得意忘形,一個娃兒沉了湖底。正在湖面打魚的春生,聽到娃兒的呼叫聲,一個猛子,躍入水中。這娃兒沉得太深,春生在湖底搜尋好久,總算把這個娃兒推出了水面,可春生他再也沒有浮起來,春生沒了。

翠姑哭得死去活來。翠姑結婚沒幾個月,竟然變成了寡婦,就連個娃兒都還沒懷上。

翠姑再也沒有嫁人。翠姑就想一輩子守著這片湖。翠姑是個苦命的女人。奶奶講這個故事的時候,眼睛有些濕潤。

我忍不住問奶奶,那個翠姑后來咋樣?

后來嘛。后來,翠姑就變成了你的奶奶。奶奶似乎又變得高興起來。

我驚奇地追問奶奶,那我爸是......

你爸是奶奶抱養的娃兒。奶奶說這句話的時候,那張爬滿皺紋的老臉上堆滿了幸福。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