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小說】朱華勝/桂花香飄的早晨

2020年08月26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小說】朱華勝/桂花香飄的早晨 她叫吳涵。 桂花開的時候,是飄香的日子。她一直認為在媽媽肚子里就差點被人害死。這個人是她的親生父親。他出國了,離開一直深愛他的女孩她的媽媽。媽媽知道時,已經聯系不上他,整日以淚洗面。媽媽剛大學畢業,還沒有找到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小說】朱華勝/桂花香飄的早晨

她叫吳涵。

桂花開的時候,是飄香的日子。她一直認為在媽媽肚子里就差點被人害死。這個人是她的親生父親。他出國了,離開一直深愛他的女孩她的媽媽。媽媽知道時,已經聯系不上他,整日以淚洗面。媽媽剛大學畢業,還沒有找到工作啊,一個未婚女孩子挺著個大肚子,咋個活呀,絕望籠罩著媽媽。是一個晨練的老婆婆救了輕生上吊媽媽。老婆婆說媽媽沒有資格殺她肚子里的孩子。說完留下身上僅有的三百元錢,走了。

桂花落了又開,長成大姑娘的吳涵遭到失戀的打擊,被男友拋棄。桂花樹下,她痛扇了那個花花公子兩耳光,悄然來到離故鄉有數百里遠的西平市,投靠在建材市場打工的一個閨蜜,白天給人銷售瓷磚,晚上到夜總會掙錢。

我就是要騙男人的錢。吳涵酒醉的時候,流著淚紅著眼說,男人騙色,我騙錢,一個愿打一個愿挨。

店里冷清清的,很少有顧客光顧,即使有人來,問問價,看看貨,說再看看,出去了。店門口,那棵桂花樹披著黃黃碎碎的花朵,吳涵說,想不到,來西平市一年了,我來的時候開著桂花。

閨蜜在看電視,手拿遙控,不斷變換著頻道。吳涵頓覺無趣,徑直來到桂花樹下,撿起落下的花瓣。她與媽媽一樣,愛喝桂花花瓣泡的水。每年收集很多花瓣,晾干存放著,泡水喝。媽媽說常喝對身體有好處。

突然,閨蜜大喊,吳涵,你快來。

咋個啦?吳涵慌跑了起來。

你太像那個人了,我是說,那個人像你不?吳涵指著電視里的人,很驚訝。

額滴神,真像啊,吳涵吃驚得張大嘴巴。

電視里的人在講話,手不斷揮舞著。

你看,他面前的牌牌,是我們市的副市長呢,閨蜜轉過臉來。

只是眼角旁的痣不一樣,他的在左邊,我的在右邊。吳涵盯住電視里說話的人。

男左女右啊,這你都不懂,還說要騙男人。

真的太像了,閨蜜手舞足蹈,像發現了新大陸樣的。

又不是你爹,那么興奮。吳涵白了她一樣。

吳涵一個人走到桂花樹下,靜靜站著,身上落滿了金黃的花瓣,在夕陽里更加發黃。那個人與她也他媽太像了!突然,她眼里突然一亮,一個念頭閃現了出來。

城西,大車來來往往,塵土飛揚。有兩個工人正在砍桂花樹。

哪里來的兩個美女啊,來這里撿花瓣,一邊去,危險,別耽誤我們做活。年紀大的那個工人皺著眉頭,十分不滿。年輕一點的工人笑嘻嘻道,喊我們一聲哥,我們幫你們撿。太陽照在他麥膚色的臉上,竟然一臉的燦爛。

大哥,我們真是撿了做藥的。聽到大哥長大哥短的,兩個工人樂了,一個在桂花樹下鋪了一大張塑料紙,一個使勁搖著樹干。很快,花瓣落了一地。隨后,按兩個工人的指點,吳涵與閨蜜來到工地臨時辦公區,走進經理辦公室

看到這么輕易得手做成這大筆生意,兩人猶如打了雞血,很興奮,干脆炒了老板的魷魚,不做代理,兩人單獨干。城西第二撥建設熱潮,是在副市長親臨現場辦公會后開始的。人們驚嘆,副市長女兒與副市長長得一模一樣。她帶著助理頻繁出入建設工地經理辦公室。吳涵的生意越做越大,城西工程所需的建筑材料大部分被吳涵把持。只要一看到金黃色的寶馬車,人們就說,副市長女兒來了。

新聞里,副市長到縣上開發區建設工地視察。三天后,吳涵來到分管工程的牛副縣長辦公室,帶進一屋的桂花香。

請問你是?牛副縣長抬起圓圓的腦袋問。

閨蜜說,縣長,你貴人多忘事。公主的家父三天前還來過貴縣。牛副縣長看著吳涵,是在哪兒見過。聽完閨蜜的話,愣了一下,突然一拍腦門,哈哈大笑,連聲說,原來是副市長的千金啊!貴人啊,快請坐,喝茶。吳涵一笑,謝謝縣長,家父對你評價不錯,說你干練實在,很有前途。牛副縣長樂得心花怒放,點著頭,感謝領導栽培。公主駕臨我縣,需要我幫忙盡管說。吳涵笑笑,抿了一口茶,說了起來。

從牛副縣長辦公室出來,一坐上車,閨密大叫一聲,耶,又做成一樁大買賣,可賺數百萬元呢。

吳涵抬起杯子,喝了一口桂花水。閨蜜揭開盒子,端過吳涵的杯子,放上幾片桂花花瓣,說,我徹底服了你。

再一次桂花開放的時候,吳涵與閨蜜被警察帶走了。桌子上才泡好的新鮮的桂花水潑了一地,香味逐漸消失。

我不是副市長的女兒。面對詢問,吳涵說得很肯定,誰叫他們愚蠢,愿意相信呢。

這個我們知道,你那個閨蜜吧,也證實了你不是副市長的女兒。我們已經掌握了你打著領導直系親屬的名義涉嫌行騙詐騙的確鑿證據。

當夜,來了一撥人。吳涵與閨蜜被緊急帶走,關押在另一個小院。面前的辦案人員不是以前的。你的案件有了新的情況,你果然是行騙高手,連我們的辦案人員都被你騙了。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副市長的女兒?

我不是副市長的女兒。咋個?說真話你們都不信啊!

還在騙!好,你見一個人再說。

門開了。一個女人走了進來,頭發像鋪了一層霜,身子在顫抖,像打擺子樣的。

媽,吳涵叫道。

涵兒,媽對不起你。你放在媽那兒的錢都交給他們了。媽自私了,騙了你。你,你是他的女兒。當年他拋棄我跟一個局長的女兒結婚。媽心里一直怨恨,不愿意你去認他。

窗外,一地花瓣殘。

數年后的早晨,吳涵走出高墻大門時,飄著桂花香。一個左眼角長著痣的男人站在陽光下,他身后,是她媽媽。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