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說】景丙成/阿丙闖社會

2020年08月26日 短篇小說 暫無評論
摘要:

【小說】景丙成/阿丙闖社會 阿丙初中畢業后,爹媽看他憨,怕出門吃虧,就一直留在身邊,在家種地。一眨眼,就到了找對象的年齡,這才慌了神。爹媽知道,別說阿丙有點憨,就是不憨,在農村也不好找媳婦。 阿丙上邊還有個姐姐,在城里菜市場賣青菜。阿丙初中畢

前言:美文網是一個專業為廣大讀者朋友提供各種類型文章在線閱讀以及摘抄借鑒的網站,以下是小編精心整理的文章。

小說】景丙成/阿丙闖社會

阿丙初中畢業后,爹媽看他憨,怕出門吃虧,就一直留在身邊,在家種地。一眨眼,就到了找對象的年齡,這才慌了神。爹媽知道,別說阿丙有點憨,就是不憨,在農村也不好找媳婦。

阿丙上邊還有個姐姐,在城里菜市場賣青菜。阿丙初中畢業那年,姐姐想叫他跟著自己到外邊闖蕩,但是父母死活不讓。昨天晚上,爹才打電話說,讓阿丙進城跟著她賣菜,她勉強答應了。

這天,阿丙坐上了進城的長途大巴。剛上車就看到了鄰村的胖仔。胖仔和阿丙是初中同學,比阿丙矮胖,就像一發炮彈。聽說阿丙進城賣菜,就調侃地說:年輕輕的當個菜販子,多沒出息,那個姑娘跟菜販子?。阿丙想想也是,賣菜確實不體面,但是又沒有門路,聽胖仔這樣說,就求他在城里找個像樣的工作。

胖仔在城里也沒有什么正經的工作,說是在保安公司,其實就是一個看場子的,天天跟著一群人打打殺殺,狐假虎威。這次公司的頭讓他回村找幾個小伙,充實他們的隊伍,但找了一圈,也沒找到合適的,這次碰到了阿丙,有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下了車,他就領著阿丙進了自己的公司。

公司老板,一看胖仔領來個大塊頭,很是高興。夸獎了一番胖仔,就讓他領著阿丙去了紋身店,刺個青。刺青師傅,在他的左膀上,輕描淡寫的刺了一頭咆哮的猛虎,右臂子刺了一條青龍。一照鏡子,阿丙嚇得腿直哆嗦。怪不得說人要衣裳,馬要鞍呢,這一整古,還真怪唬人。

阿丙第一次干活,是去的一家頻臨倒閉的塑料制品企業。看樣子那老板還沒來得急躲,就被他們一伙堵在了屋里,老板拿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帶頭大哥,就是那個一臉橫肉矮胖子,二話沒說,上去一刀子就捅在了他的大腿上,只聽哎呀一聲,鮮血從刀口處咕咕地冒出來。阿丙頓時嚇得頭都大了,下牙碰上牙,格格的響,渾身也不住的顫抖。說實在,從小到大,哪見過這架勢。當天晚上,他考慮再三,就偷偷溜了。

這兩天,阿丙的姐姐也遇到了麻煩事,因為弟弟要來,她想把菜攤擴大,但是左右都不讓,為此吵了幾次嘴。左鄰右攤,聯合起來想把她擠走。她正撓頭,就見弟弟披著褂子,從人群里一搖三晃地走了過來,他左膀右臂上的青龍白虎,齜牙咧嘴,在陽光下格外醒目。人們看到他仿佛碰上了瘟神,都紛紛躲開了。他姐的左鄰右攤,看著她這個弟弟,頓時沒了脾氣,只是偷偷的瞟他。

姐姐見弟弟這身刺青,一看就來了氣,正想發作,瞥見臨攤的神情,就感到很好玩,暗暗發笑,故意問弟弟:阿丙,這幾天你去哪了?阿丙說:跟胖仔去宏發保安公司了。這個宏發在市里名號很響,幾乎成了小城黑道的代名詞。

姐姐左攤賣海貨的那位魚販子,首先遞過一支煙,笑著打招呼:兄弟才過來,抽支煙。

阿丙原來不抽煙,這兩天在宏發呆了兩天,見抽煙也很有派,就學起了抽煙。他接過來,魚販子忙給他點上。他姐姐一見就直皺眉頭,也不好說什么。右攤那個賣水果的,也忙拿過一枝子香蕉,搭著笑臉:兄弟,嘗嘗我賣的香蕉。

看著被人捧著,阿丙感覺很舒服,就把昨晚上捅人的事,當笑話講給他們聽。他們也連連接話,聽說了,聽說了。左邊賣水果的說,聽說捅人的那個人,當晚上就跑了。

阿丙說:不跑等著戴手銬?只是外出避避風頭,公司很快就擺平。

姐姐陌生的看著滔滔不絕的弟弟。

阿丙越顯擺,姐姐的左鄰右攤,臉色就越難看。

拉了半個下午,快收攤了,那個賣魚的說:我才進了幾條野生大黑魚,晚上給小弟接接風,讓你嫂子燉一條,大妹妹也去。

買香蕉的也說:我還有兩瓶好酒,要不晚上我也湊湊場。

姐姐沒想到,因為擴攤惹得閑氣,阿丙一來到就風平浪靜了。

阿丙本來是給姐姐幫忙,但是自從他來了,買賣卻一天不如一天。左鄰右攤的生意也受到了影響。他們看出了苗頭,就私下里和阿丙姐姐商量,盡量讓阿丙別在攤子前閑逛。其實阿丙姐姐,也看出了這一點,也想讓他回家,或者想辦法把身上的紋身去掉。

阿丙找到那家紋身公司,想把身上的紋身去掉。

紋身師說,你這紋身是用針沾著墨汁扎上去的,用藥水輕易消不了去。現在發黑,久了就會發青。說的阿丙,頭皮一陣陣發麻,走路也恍恍惚惚。

明天就要回去了。阿丙自己來到夜市,炒了兩個小菜,要了一瓶半斤的小燒,自己悶頭悶腦的喝起來。他喝一口酒,看一眼胳膊上的刺青,心里說不上來的滋味。姐姐說有了刺青,那個廠子里也不要,只能混跡街頭。想想就后怕,不知不覺酒喝得頭腦發暈。

他從夜市往回走,經過一個鐵路橋洞子。橋洞子里雖然有路燈,但是昏黃昏黃,看不清路面,所以很少有人從這里走,除非是必經之路。

阿丙正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近橋洞子,就聽見橋洞子里傳來一個姑娘的呼救聲,在深夜特別刺耳。

姑娘這一聲,把阿丙的酒喊醒了一半。但是俗話說酒壯慫人膽,這次他不但沒害怕,反而瘋了似的往橋洞子里跑。

跑進橋洞里,只見一個穿白裙子的姑娘像是嚇暈了,依著墻壁,癱坐在地上。兩個半大小伙子,正要對她非禮。

阿丙大喝一聲:休得無禮。

那兩個半大小伙子,一看這個刺青的大塊頭,沒敢打照面就跑了。

阿丙走近姑娘,看樣子那姑娘是昏死過去了。

阿丙搖晃著姑娘的肩膀喊:你醒醒,你醒醒

姑娘剛才凄厲的慘叫,頓時引來了許多在附近散步的大爺大媽,他們一邊報警,一邊跑進橋洞子。

見一個小伙子用手拉扯姑娘,呼啦一聲圍了上去。一個身體力壯的大叔,一下子就把阿丙的手背到了背后。

阿丙忙喊:我不是壞人,壞人早被我打跑了。

背他手的那位大叔,看著他渾身的刺青,根本不聽他辯解,只是說:你到警察局去說吧?

警察很快就來了,姑娘還沒醒,就被送進了醫院。

阿丙再三解釋,還是被警察帶進了派出所。

那位受傷的姑娘只是受到了一點驚嚇,并無大礙。

第二天上午,姑娘就來到派出所,向警察證明,阿丙確實是見義勇為,并親自把他接出了派出所。

阿丙坐上了回家的大巴。坐在車上,他把身上的刺青遮蓋的嚴嚴實實。姐姐說得不錯,有利就有弊,年輕人千萬不要意氣用事。

他不僅又打開手機,看了看那位姑娘留給自己的手機號碼,心里甜蜜蜜的.......

聲明:美文網所有文章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如果您覺得我們的文章還不錯,可以收藏本站以便下次閱讀。

給我留言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