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個那樣的女人

曾經有一個那樣的女人

文革前一年,一個農村少女,暗戀上了縣劇團的一名男演員。一次看他演出,在他卸妝后偷走了他的戲靴,這當然引起了非議,也使他大為惱火。她父親問她為什么要那樣做,她說她愛上了他,今后非他不嫁,而她才16歲。 以后劇團再到附近演戲,她父親便捆了她的手腳

當愛已成往事

當愛已成往事

像許多年輕的戀人一樣,他們生氣、吵架、和好、生氣、吵架最后,他們分手了。 多年以后,她成了著名的作家,經歷了很多的人和事,她跌宕起伏的感情生活比她的作品更為人矚目。 不知為什么,她突然自殺了。一夜間,大報小刊,爭先刊發她的新聞。她生前的作品

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這世界上,沒有能回去的感情。就算真的回去了,你也會發現,一切已經面目全非。 電影《半生緣》的結尾,沈世鈞去接回國的老友,沒接到,卻邂逅相愛至深的舊情人。在燈火昏黃人聲嘈雜的飯館,顧曼楨輕輕對沈世鈞說:能見面已經很好了世鈞,我們是回不去了。

劉貴花與他二三事

劉貴花與他二三事

思念的味道像茶,靜品之,澀,而后回甘。 相識之初,劉貴花的感情被他的緊緊牽著,他表達出一分,劉貴花便不由自主地回應一分。 在這個常住人口不到50萬的城市里,每天與那么多人擦肩而過,與那么多人同餐而食,與那么多人互道晚安,卻沒有一人能真正填補他

一個人的同學會

一個人的同學會

他們的同學少年,恰逢社會最動蕩的年代,也是選擇最多、個人命運最難料的年代。一步之差,往往就要付出一生的代價。因此分手半個多世紀了,他們從來沒有過同學會,也就不難理解。 但這并不妨礙青春的鮮亮和浪漫,相反因為報國的熱情與救國的責任,使他們更加

沒有愛情的愛情故事

沒有愛情的愛情故事

一個浪子式的朋友在酒后為我說了一段往事,并不香艷,但是很美。 抗戰時期逃警報,他在防空洞中邂逅了一個少婦,相處不過半小時,互相連姓名也來不及問,但他在數十年后仍為之蕩氣回腸。這不是浪子的艷遇,是愛情故事。 當時炸彈聲、機槍聲和高射炮聲在頭頂

老沉,我自己走

老沉,我自己走

把《南非Travel Guide》擱到書吧結賬臺時,我聽見一個聲音說:彩虹之國,好地方! 我一抬頭,就撞見了那雙睿智的眼。后來,我叫他老沉。 老沉本姓沈。叫他沉,是因為他曾帶給年輕的我深沉的感懷。那時,通常是他說話我仰望。 更多的時候,他對我說:傻丫頭,

一個人的號碼

一個人的號碼

他總在醉酒以后,給她打電話。 那么難記的十一位的號碼,在他喝醉的時候,卻突然清晰得像是刻印在手心的掌紋。電話撥出去,不管多晚,鈴聲響過三遍,便會傳出她柔柔的應答,那樣寧靜的聲音,有一點沙啞,在紙醉金迷的喧囂里,一下子,就凝住了夜。 他斷續地

春天來了,愛情走了

春天來了,愛情走了

她是他的情人。她愛了他5年,執著而癡迷。 她身邊的朋友來來往往,都陸續結了婚,消失在彼此的視線里。她的身邊也不乏追求者。但她只單單愛他,并且從來不向他要求些什么。他也很愛她,總是盡可能抽出時間來陪她,送各種各樣她喜歡的衣服、首飾、香水、巧克

徒留花紅

徒留花紅

七年前的一個黃昏,在上海一條臨街的弄堂邊上,他與她初次相遇。 那時,她是一個賣花紅的女子。他從小就愛吃那種水果,只是,在北方它叫海棠。離開故鄉之前,他從來沒有想過溫潤的江南也有這種果實。剛從北方來到上海不久的他難免孤獨,經常獨自走在人群中傾

凯时手机登录 - 凯时kb88官网网址